他们叫我用艺术的角度来评论一下包包.

:1 of 3

他们叫我用艺术的角度来评论一下包包。

Q11
艺术圈

topfloor_artcircle

提供有营养的艺术趣谈,历史八卦和艺术小知识。


前段时间Dior邀请我鉴赏一下Dior Lady Art艺术家合作限量系列包包。

 

我:???

 

尽管我知道迪奥先生在世时和艺术家们混得很密切,可那怎么说也是好久以前的事儿了。

 

在我心里,Dior的包包都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


要么是这样的:

 


虽然说不上具体哪里美,但拿起来就是莫名其妙很优雅。

 

可这和艺术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呀,让我说什么好啊。总不能瞎编吧。

 

但秉着蹭吃蹭喝的心,昨天的酒会我还是去了。



还好去了,亲身看过后,我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原来Dior这次特约了全球各地的当代艺术家,请他们各自用自己的想法和风格来重塑这款经典戴妃包

 


十位艺术家,一共做了二十款包包

 

讲真,每一个我都不客气地拿了拿,上身都还不错耶。

有几个一拿着就顿时觉得自己酷酷哒~

 

而且我看了看,这些个ART包包和几位艺术家平时的作品也都还有着各式各样的关联。

 


【1. 洪浩

这两个包包是北京的多媒体艺术家洪浩的作品。他也是本次Dior Art唯一邀请的中国艺术家。

 

其中那个印着“世界地图”的包,取自他曾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过的作品《藏经》系列。

 


乍一看它像是民国老地图,但仔细看的话就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上面的山川湖海、陆地版块都让他对调了一个遍。

在这里,英国连着肯尼亚,旁边就是夏威夷高原。


愚公所移过的山下面,还有只咧嘴笑的大熊猫

 

他管这个叫做他的“世界地貌新图”。

 另一个塞满了各式各样圆形物体的包包,来源于他早些年的作品《我的东西》里。

 洪浩很喜欢把方方圆圆的东西都密密麻麻摆一堆,他说这是他对消费主义的一种反思。


具体效果不建议密恐者们细看。



【2. 李



这只镶满碎镜片的包包是一位叫李昢的韩国女雕塑家做的。

 

说是雕塑家,但这位更多还是爱鼓弄装置艺术,且材质尤其喜欢用镜片



她在2014年时就用大量的镜面做过一个装置迷宫。

 

这个迷宫线路并不复杂,但因为走进去到处都是镜子映着镜子映着镜子,从视觉上你会感觉你在走一个永远也走不完的迷宫




她管这些碎镜叫做她的“世界碎片”。

总之,有点儿玄幻。

 


想看具体怎么玄幻的,可以戳视频。



 


【3. John Giorno

 


这个五彩缤纷,非常Pop彩虹包是一个叫John Giorno的老头做的。

 

不要瞧这位先生现在看起来垂垂老矣,能做出如此五颜六色包包的人,灵魂一定是喧嚣的。

 

他的名字“Giorno”正巧是意大利文“白天”的意思,而他这一生也的确活的很白天不知夜的黑,尽兴得似乎没有一天是虚度的。

 

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他直接进了华尔街工作,做起了日进斗金的股票经纪人。

 

但他没做两年就在一个party上认识了当年刚开始崭露头角的Andy Warhol

 

俩人干柴碰烈火,一拍即合,就这么好上了。


#年轻人嘛,你懂的。

 

最黏糊的时候,一年365天,这两位得有360天是在一起的。

 

Warhol第一部电影《沉睡》拍的就是John Giorno睡觉时的样子。


在这部长达5小时的片子里,Giorno绝对是唯一的男主角,里面除了他在睡觉外,就没有别的镜头。

 

不过太浓烈的爱情,总是燃烧得比较快。

 

在这部影片放映没多久后,俩人便分手了

可事实就是,跟Warhol这种不凡的灵魂有过交往的人,哪怕多短暂,日子也无法再平凡地过下去。

 

Giorno曾说,“Andy改变了我整个的人生。他总是那么的无所畏惧。”


 

那之后,Giorno开始写诗,也写下了很多他以前不知道自己也会有的话。

 

他还说他想把脑海中的诗句给实体化


 

而这些实体化后的诗句,就这样变成了颜色不一,大小各异的方块。

 

字体的大小代表了他想让你听到的声音音量


字体越大,吐字就应该越洪亮清晰。

 

Dior包包上这次的两款分别写的是“You got to BURN to Shine”和“We give a party for THE GODS and the Gods all came”。

 

不知道你们读时是如何,但我反正是在脑海里大声的吼出了“BURN”和“GODS”,感觉自己非常得声嘶力竭哈哈哈。


 

值得一提的是,包包的两面有细微的差别;一面字体有颜色,一面则是半透明

 

Giorno解释说,这是因为他觉得人都是双面个性:一面低调,一面张扬。

 

 

4. Friedrich Kunath

 


这个夕阳中有一对情侣在亲吻的包包是德国艺术家Friedrich Kunath的作品。

 

这位曾生在东德的中年艺术家,不知是不是因为在铁幕的东边待久了,作品总是有股丧丧的气质。


 

他会通过各种方式把影像修改成他想要的样子,而黄昏和夕阳则是他常用到的题材。

 

外媒称他的东西为“十分忧郁,却绝不浪漫”。


 

我倒觉得他的作品很有趣,有时还有点萌萌的

 

他经常会在还挺丧的主题中,插上一些可爱的小东西。


 

像是这只在落日中行走的丧丧熊,不远处就给他飘来了一朵有着晴天碧海的小云彩

 

还有这只不知是醉酒还是在装死的狐獴,旁边还很体贴的给它安置了一弯霓虹月


 

Dior这次的包包上也是这个路数。

 

本来还挺正经严肃的照片,突然挂了个小云彩,顿时有种甜硬平衡的感觉。


 

而且我今天特意把玩了一下,这朵云彩背后还有个小秘密,上面印着FUCK IT, I LOVE YOU这几个字。

也是一句又甜又硬的情话呢。

 

 

5. Namsa Leuba

 


这两个包包是一位美女混血艺术家的作品。

 

出生在瑞士的NamsaLeuba,父亲是瑞士人,母亲则是几内亚人。生长在欧洲的她,从小就对承载着自己另一半血液的非洲着迷不已。


 

她说她尤其喜欢研究非洲古老的巫术和力量,几次到非洲都特意去拜访了当地的女巫们。

 

Leuba最出名的系列《Ya Kala Ben》讲述的就是几内亚文化中宗教仪式的雕像和人体之间的关系。


但貌似几内亚人并不喜欢她的表达方式。他们一度反感到甚至把她给关了起来。

 

不过这并没有浇灭Leuba非洲的热情。

 


她说,“非洲女王和非洲的女性们都是我的灵感来源。她们是勇士,是如此的强大无敌。”

 

Leuba 2012年的《非洲女王》系列便是对这些女性的直接致敬。



Dior这回的两个包包更是取自她这些年一直在做的系列作品《恩德贝勒图案》。


 

恩德贝勒人是津巴布韦的一支族群。


在这里,房子和衣物上都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样


 

这些五颜六色的图案一般都是当地女性所作,也是这些平时不得不低男人一等的女子们来表达自己个体与个性的少有方式。

 

倒是无需把这些样式画在房子上的Leuba,这次把它们搬到了Dior的包包上。


 

一个用的是毛绒绒的材质,另一个则是用了各种织物与小型珍珠。


她把它们一块块拼缝起来,作成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恩德贝勒式”图案。


 

Leuba说在这两个包身上她花费了近300个小时,就为了把这些斑斓的图案给弄对。

 


6. Betty Mariani


 

这个像是Jack Pollockgraffiti合体后生出来的baby包,是法国90后艺术家Betty Mariani的作品。

 

乍一看,Mariani有股典型法国女子慵懒不梳头的Chic感,但小小的她,做出的作品却爆发力很强。


 

她的作品又美又野,简直勾人得不得了。

 

听说这位小妞现在可是法国最炙手可热的新晋涂鸦艺术家呢。


 

而这个包包的设计,正是取自她的一幅涂鸦作品。

 

女子冷漠的侧颜,和她头发上的玫瑰花,渐渐都和背后那些Pollock般的线条融到了一起。


 

据说为了让包包达到街头涂鸦式的feelMariani用了一种特殊的颜料喷溅技术

 

不过近看的话就知道,她还在印花的基础上绣上了各种珠片,好让整体感觉更加的有层次感

 

这也让她的这款包包,远看像泼墨,近看像刺绣。

 

远近都有千秋。

 

 

7. Jamilla Okubo


Jamilla OkuboBetty Mariani一样,都是93年生人,最近刚从纽约的帕森斯学院毕业。


Okubo虽然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但她的祖辈来自肯尼亚,因此她的作品总是会围绕在“黑人文化”和“文化认同”上。



而各种反复使用的花纹与花朵正是她诠释这些主题的常用手法。

 

很明显,这三款包包和她的那些作品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8. Jack Pierson


 

这两款包包是美国摄影师艺术家Jack Pierson设计的。

 

这位和你我父母差不多年纪大的艺术家,同时在时尚界也十分火热。Brad PittNaomi Campbell 等明星都曾是他相机下的作品。


 

不过这些年真正让他感兴趣的不是人类的表面,而是隐藏在皮相背后的复杂情感。

 

他说他的作品很多都是有关自己的潜意识,和自己对自己的认知。所以它们往往都很私人化


 

这些抽象化的理念,在本次Dior的两个包上也显现了出来。

 

他称它们为他那“物质追求的内在悲鸣”。

 


不要问我什么意思,太深奥,我也没搞懂。

 

但我知道的是,其中Mini款的那个小包,完全是由金丝银线织就覆盖而成的,拿在手中精致又classy

 

原谅我的庸俗,但它就算是“悲鸣”我也好想要。


 

 

9. Spencer Sweeney

 


四款包包都是Spencer Sweeney设计的。

 

定义Spencer Sweeney并不容易,他的头衔长的都快和“风暴降生丹妮莉丝·多斯拉克大草原的卡丽熙·龙妈”有一拼了。


 

身兼视觉艺术家、音乐家、DJ、俱乐部老板等多重身份的Sweeney,早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是活跃在纽约艺术界的领军人物了。

 

他最爱做的就是把不同类型的材质、线条、图案混杂在一起。



而这次出现在这几款戴妃包上的人脸和手印,还有那巨大的眼睛与鼻孔,都是他常用的风格元素。

 

Dior的姑娘跟我说,Sweeney还把自己的签名藏在了这几个包包的刺绣里。


 

但具体在那里,她不肯告诉我。说自己找到的才有趣。

 

但在看到其中一只白色mini款后,我已经忘掉了签名这件事。


 

吸引我全部注意力的是这上面的大鼻孔

 

它真的好大。感觉能吸进整个黑洞。

 


10. David Wiseman

 


最后这两款是一位我非常喜欢的艺术家设计的。

 

出生在加利福尼亚的David Wiseman,看上去老成持重,其实却是个80小哥儿。


今年才36岁的他,早在10年前就已经是受各界瞩目的装置师了。

 

在这个艺术家们都害怕自己作品变成装饰物的年代,Wiseman却拥抱“装饰”这个概念。



他说:“一百年前,艺术家们会寻找各种方法使自己的作品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可惜,战后的统一审美将这一切个性化的表达都抹杀掉了。我现在试图做的就是让艺术与人们再次相关起来。”

 

而说到做到,Wiseman把他的作品也的确是以这种理念给呈现了出来。

 

他最受欢迎的作品便是嵌在墙壁和天花板中的“华盖”系列。

 

这些用铜、陶瓷和水晶打造出来的藤蔓与花朵,有傲雪独颤的冬梅,有半开半合的樱花,也有正在绽开的玉兰。



每一树花开,都郁郁又纤巧,像是那只应出现在纳尼亚仙境中的灵物。

 

他说他想把“大自然给带进屋里来”。


 

不过到底会是什么植物从这些墙壁中盛开出来,也不是Wiseman自己独断的。

 

他经常与订制这些作品的主顾们交流,了结每个地方和每个人的故事。然后再把他们的历史与背景融入进他的作品中。

 

像是他给美国驻西班牙大使馆设计的“石榴华盖”,便是取自当地的文化符号。石榴作为格拉纳达的代表,已经在西班牙王室的家徽上挂了几百年了。

 

而当给邓文迪的屋子设计华盖样式时,Wiseman用的又是只有在中国才能原始生长的银杏木


 

Wiseman迪奥上海、纽约和东京旗舰店也作了天顶设计。

 

花朵选的正是迪奥先生的最爱,有着“深谷百合”之称铃兰花


 

这次在设计Dior两个包包时,更是直接挂上了两串铃兰

 

七格包的那串,大得生机勃勃,

五格包的那串,小得楚楚玲珑。

 

啊,爱死Wiseman的作品了。

凭着这两串铃兰,我就好想要把这个包包抢回家哈哈哈!


 

话说,看了这么多,你们最想要哪个呀?

 

那么还是按老规矩,投票吧~???

 

每人只有一票,就投给你最割舍不下的那只包包吧!


如果还没看够的话,可以戳【阅读原文】链接,玩小游戏,看细节~

ok,今天先到这里啦,咱们下篇文见~


xxx~?




======我是往期回顾的分割线======


现实版《唐顿庄园》系列


《玫瑰王朝》系列

 






相关文章
SEE ALSO

TravelSeptember 20, 2018 (Updated: September 20, 2018 )